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

首页 > 正文

分别七年,各执婚书,他们始于爱情,终于缘分,再见时已各有家庭

www.segurodpvat2016.com2019-08-27

  民国里有一对夫妻,明明在婚前约定了实行一夫一妻制,但婚后却大摇大摆地搞起了“三人行”婚姻。更令人惊讶的是,这场“闹剧”是由男方越轨,女方默认而造就出来的旷世之恋。如此哭笑不得的轶事,也难以发生在平常百姓家,那么就非数上海诗人邵洵美,以及盛家千金盛佩玉莫属了。

  

  图 | 邵洵美与盛佩玉的结婚照

  一见钟情

  邵洵美,1906年生于上海,官宦世家的遗少公子。祖父邵友濂,是同治年间举人,曾任清政府的上海道台、湖南巡抚、台湾巡抚等职。但到了邵洵美这一代,家族仕途没落了,不过钱还是一大把。由于祖父只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还早逝了,邵洵美从小就被过继给了大伯娘,所以到头来邵洵美是继承了两家遗产。个人小金库满满当当,顺便一说,他家还有钱庄。

  从关系上来讲,盛佩玉是邵洵美的表姐。她比邵洵美大一岁,是盛宣怀的孙女,她的姑母就是邵洵美的大伯娘。所以在婚姻上,盛、邵两家两个辈分的人都相互联姻,形成了关系交叠的豪门巨族。

  然而,虽然是亲戚,但因为家族里边人太多,两人从小到大都没见过一面,真正一见倾心的机会,还是从一个人的丧礼说起。

  1916年,盛佩玉的祖父盛宣怀去世,盛、邵两家人合起来浩浩荡荡地举行了丧礼。

  葬礼结束后,邵家一大家子去了杭州散心,盛家也不少人随往,盛佩玉就是其中一位。在茫茫人海之中,两人不曾相遇,却因邵洵美多看了一眼,看中了盛佩玉。紧接着,关系就在心血来潮的一瞬间定下来了。邵洵美偷偷给表姐拍了一张照片,赋上一首情诗《偶然想到的遗忘了的事情》聊以春心。年长后,他正式托母亲向盛家提亲。

  提亲的时间在1925年,邵洵美出发英国留学前夕。大概邵洵美也是害怕自己出国留学回来后,表姐已经被盛家的人安排嫁人了。所以他心里寻思着,婚可以先不结,但位置得先占着,订婚是当务之急。

  

  图 | 手持诗卷的邵洵美

  豪门之间门当户对,加上邵、盛两家人又是亲戚,提亲之事并不难,但事实上却没有想象中顺利。盛佩玉的哥哥和叔叔首先站出来反对,直言邵洵美是个“滑头”,日后作为公公婆婆的四姑妈夫妇为人又太糊涂,怕盛佩玉嫁过去当儿媳不会称心。

  相对于家人的担心,在婚姻大事上,盛佩玉豪爽得多,她自信地说:“不管是他滑头还是他的家庭,关键在于我。”

件:一、不可另有女人;二、不可抽大烟;三、不可赌钱。

  邵洵美听完之后,爽快地答应了所有要求。终于,他如愿赶在出国前与盛佩玉订了婚。

  分别时,两人高高兴兴地拍了一张合影照作为订婚纪念,盛佩玉也为邵洵美编织了一件白毛绒背心。

  

  图 | 二人的订婚照

  此处稍稍再谈一下盛佩玉提出的约法三章。

规矩,盛佩玉仍然记忆犹新,因为那时两人的态度,都稚嫩而笃定。

  “他这时是很诚心的,答应能办得到。凡是一个人在一心要拿到这样东西的时光,是会山盟海誓的。我呢,当然是守他回来。”

能做到。当然这是后话了,出国之后,邵洵美还是很乖的。比如在赴英途中,每到一处,他都会买明信片,写上几句浪漫的短诗寄给盛佩玉。后来,他又把这些短诗写成诗集《天堂与五月》出版,扉页上还附上了“赠给佩玉”四字,寄回给大洋彼岸的盛佩玉。

  

  图 | 盛佩玉

  “三人行”婚姻

件陡然紧张,他不得不中断剑桥大学的学业回国。

  同年1月15日,邵洵美与盛佩玉正式结婚,鞭炮声点燃了喜庆,上海南京路上的卡尔登饭店宾朋满座,尽是各界名流的身影。《上海画报》获悉后,匆忙地在封面上刊登了一对夫妻的结婚照—“留英文家邵洵美与盛四公子侄女佩玉女士新婚俪影”,还配发了《美玉婚渊记》文章作为祝福。

  婚后,两人的生活平稳幸福,盛佩玉为邵洵美生下了一男四女五个孩子,安心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。邵洵美则一门心思投入到他最喜欢的出版工作上。但尴尬的是,邵洵美是出了名的“海上孟尝君”,不是接济这个就接济那个,所以他的出版事业并不赚钱,还常常亏本。然而,盛佩玉没有一句怨言,反而还拿出了自己的私房钱支持,

  “自以为聪明的我,算了一下经济账,从来没有盈亏相抵这种事。由于洵美的花样多,而我每次听到他提出的要求只要是光明正大、合情合理的,我总会全盘接受。”

  看来,盛佩玉对邵洵美的“花样多”采取的是一种纵容的态度,尽可能地避免了不少口角分歧。不过,以邵洵美骨子里的公子哥性格,盛佩玉不管如何包容,仍然无法拒绝即将到来的一场婚变。

  

  图 | 气质高雅的盛佩玉

  1935年5月,邵洵美应邀参加交际名媛弗丽茨夫人举办的晚宴,这是他和美国女作家艾米丽-哈恩第一次相遇。两人一见倾心,用英语长谈甚欢,邵洵美还应艾米丽之邀给她取了个中文名字——项美丽。

  彼时的项美丽刚失恋不久,不远千里来到中国原因是:一、为了消遣散心,二、为了寻找写作上的题材,但却万万没想到初来沪上就邂逅了爱情。

  晚宴过后,邵洵美邀请项美丽到他家杨树浦的家中做客,项美丽一口答应。邵洵美还邀请项美丽同游南京,随即两人便确立了关系。

 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是敏感的,邵洵美与项美丽确立关系不久,盛佩玉就发现邵洵美在外有人。

  冬天的一个清晨,邵洵美外出时告诉盛佩玉是去公司,盛佩玉带家人去采购年货时,特意经过项美丽的住处,却发现邵洵美的汽车停在项美丽的屋外。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事有蹊跷,于是叩门而入。结果,盛佩玉看到了她不想看到的一幕:邵洵美与项美丽同坐在一个床上吞云吐雾地吸鸦片。盛佩玉既气愤又悲伤,但最终她还是选择默认了。

  

  图 | 情人项美丽

  没过多久,邵洵美与项美丽在江西路的寓所同居了。

  奇怪的是,盛佩玉没有跟项美丽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,反而相处得非常融洽。项美丽经常过来邵洵美家做客,盛佩玉每次都是盛情款待她,甚至和她一起去逛街。项美丽的宠物猴死了,盛佩玉还帮忙一起埋葬。邵洵美有时还约了盛佩玉和项美丽一同出去吃饭、看戏、看电影。三人形成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和谐关系,而邵洵美则在中间游刃有余地对接了两个女人的脾气。

  平静的生活很美好,但随着日军侵入上海被打破了。1937年8月14日,邵洵美一家逃离了杨树浦大宅,住到了法租界霞飞路。因为时间紧迫,邵洵美很多财产如数千本书籍都没来得及带走,而且他的印刷厂就在日占区,随时都面临被没收的危险,一旦被没收,一家大小的经济来源立马断裂。

  紧急之下,邵洵美立即请求项美丽帮忙。项美丽毫不犹豫,很快以外国人的身份弄来了一张通行证,雇了一辆卡车和10个俄国搬运工,将邵洵美视若珍宝的印刷机和数千本藏书先后装运了十七车,全部安放到法租界。多亏了项美丽的帮忙,邵洵美全家的生活才重新燃起了生机。

  盛佩玉看到了项美丽为邵洵美所做的一切,她觉得这个女人肯定跟她一样深爱着邵洵美。盛佩玉鼓励项美丽与邵洵美领结婚证,还按照纳妾的习俗,送给项美丽一对玉镯。

  

  图 | 邵洵美与盛佩玉早期全家福

  项美丽没有拒绝盛佩玉的好意,确确实实在邵洵美的带领下,找来了律师,出示了一张结婚证明。只是这一纸婚书在项美丽眼里,非常儿戏,就好像过家家一样。她在晚年专门写过与邵洵美的自传《我的中国丈夫》,里边就提到:“这件事半带玩笑性质。我们谁也没拿它当真……有好几年我都忘了这回事。”

  

  图 | 项美丽与她的宠物猴

  华宴散场

  1939年,一家外国的出版社高薪聘请项美丽撰写宋氏三姐妹传记。因为项美丽没有门路可以采访到宋氏三姐妹,所以邵洵美陪她飞去香港,带她去见和宋蔼龄十分熟悉的姨母盛关颐。

  项美丽见到宋蔼龄后,呈上了自己的写作计划。宋蔼龄看后表示很满意并同意说服两个妹妹接受采访。随后,项美丽准备飞往重庆采访宋美龄和宋庆龄,邵洵美因担心上海沦陷区的盛佩玉难以应付日本人,所以委婉地拒绝了同行。他和项美丽在机场相拥而别后,匆匆回到了上海。

  回到上海,为弥补项美丽,邵洵美鞍前马后地为她收集写作素材,然后译成英文寄往重庆。项美丽十分感动,思念泛滥之下,她写信给邵洵美,希望到重庆一聚。然而,邵洵美前边丢下一家人跑了一趟香港后,心中非常内疚,深知需承担起一个家的责任,便再一次委婉地拒绝了项美丽,“费用太贵,而且要是我去了重庆,日本人知道后会找佩玉麻烦的。”

路上的人了。

  

  图 | 图 | 1950年,邵洵美在北京家中

  1939年11月,项美丽前往香港搜集宋氏姐妹资料时,她爱上了英国少校查尔斯-鲍克瑟,并为他生了一个女儿。1945年11月,查尔斯与项美丽在纽约结了婚。

  在1946年的夏天,邵洵美应国民党政府宣传部部长张道藩委托,前往美国考察电影,购买电影器材。在此期间,邵洵美专门飞到纽约去看望项美丽。

  久别重逢,两人都没有了当初的情愫。项美丽丈夫查尔斯对邵洵美说:“邵先生,您这位太太我代为保管了几年,现在应当奉还了。”

  邵洵美听完笑着回答说:“我还没有安排好,还得请您再保管下去。”

  此去之后,邵洵美与项美丽的旷世之恋落下帷幕,之后再无交集。

  

  图 | 盛佩玉

  在这场传奇的三角恋中,不可谓不赞赏盛佩玉的婚变态度。当目睹项美丽的外国人身份能给丈夫的事业,自己的家庭带来巨大帮助时,她抛开个人感情,以大局为重的思想鼓励丈夫与别的女人领证,这既是特殊时期的迫在眉睫之需,又是深明大义的个人牺牲。有这种风度,她不愧是大家闺秀。

  文 | 知了

  图片参考来自网络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